央视调查低价中药材:按比例掺次品假货 回收药渣再销售

2018-05-10 09:29 来源:央视新闻 
2018-05-10 09:29:54来源:央视新闻作者:责任编辑:张梦凡

    药品关系到百姓健康,药品自身的质量必须保证。但记者近日在有“药都”之称的安徽亳州采访发现,中药材流通领域依然存在掺假卖假现象。

    亳州中药材市场位于亳州市经济开发区内,是目前国内最大的中药材集散中心。每天早上六点开始,这里就挤满了前来交易的货商。

    覆盆子是一味常见的中药,古方多用于益肾和止血。记者调查发现,市场内,覆盆子的价格从10块/公斤到200块/公斤,最高相差近20倍。市场里的药商告诉记者,要想降低成本,就要往每公斤200多块钱的覆盆子里掺上每公斤四五十块钱甚至几块钱的次品和假货。

  覆盆子里掺山莓中药材按三比一掺次品或假货

  药商:三比一,三比一的掺大部分都是这样。一比一的掺就有点多了。

  记者:哪个三哪个一啊?

  药商:这个大的三斤,那个小的一斤。

  我国《药典》明确规定,只有华东地区的掌叶覆盆子才具有法定药效,而记者在市场上见到的便宜货,经过辨认都是山莓和树莓,根本不是药材。

  药商:你要是不懂,没比较,肯定看不出来。它平,另一个是圆圆的,看不出来,大部分人都掺。

  记者:这样掺过的有人买吗?

  药商:有人买,有人专找这样的,小医院也专找这样的,制药厂也都要药沫子,他们什么都掺。俺家的药沫子都没存货,筛出来的都卖完,打粉那些药都使药沫子。

  记者:药沫子现在还抢手呢?

  药商:抢手货,沫子都存不住。沫子有100斤200斤,全都卖完。

  记者:药沫子怎么卖?

  药商:10块。

  记者了解到,市场里这种药商所说的药沫子,也就是覆盆子、山莓和树莓筛出来的渣滓,这些枝梗废料销量很大,常常卖断货,而药效几乎可以说没法保证。药商说这些东西是不能在市场上卖的,经过沟通,老板同意带我们到她家去看看那些抢手的药沫子。

    药商:10块钱一斤。

    记者:不是还有7块钱一斤的吗?

    药商:那是四川货,我们这是浙江沫子。

    在药商家里,记者听到竟然有比沫子还便宜的覆盆子,为了看到这种假货,记者按照市场药商通讯录找了几家药商老板,最后通过业内人士的引荐,在亳州市火车站附近找到了这种比渣滓还便宜的“覆盆子”。

    记者:这是说好7块是吧?

    药商:不是,7块5。给你标好了标准价,你需要什么样的包装,给你标成什么样的。

    在外行人看来,这种更加便宜的覆盆子比之前那些药沫子要强多了,都是一颗一颗的,但是据知情人介绍,这种东西叫做树莓,

    知情人:掌叶覆盆子是五叶的,这个东北的树莓,它本身就不是覆盆子,《药典》的标准,鞣花酸和山柰酚两个指标,它一点都没有。

    药厂自买自查 样品抽检用合格药材

    药是治病的,人命关天,不管是饮片还是中成药,减损了药效和失去了药效都会耽误病情,不能像一般商品,可以价优质优、价廉质劣。而记者在亳州采访发现,整个市场里有问题的中药远不止覆盆子一味。

    在亳州中药材市场上,货摊上摆放的大多是颗粒饱满、品质较好的药材。当买家需要批发讨价还价时,很多商家都会带着客户到家里去看看大货,而这些大货的价格就相当实惠了。中药材蔓荆子具有降压和镇痛消炎的功效,市场上好一些的每公斤200多元,而药商的销售大单,每公斤的价格却只要20几元。

    药商:便宜的药就是针对药厂,价格高的药是医院用的,那个价钱太高。基本上交到药厂的95%都是这种便宜的,像三黄片、六味地黄片、清火片不都有这个东西吗,那些药又不贵,要用那个200多块钱左右的药材,生产出来成本高啊,它卖不上价。

    记者:你这个便宜的卖得好还是贵的卖得好?

    药商:还是这个便宜的销量大,那个货价格实在太高了,含量高的反而不好卖。

    进入药厂的药一般都要经过药效检测,出具样品和证明,像这些价廉质劣的药材有这么大销量,又是如何通过检测的呢?

    药商:怎么说呢,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是吧,都是这样的。有些时候都是买一些国产货,就是江西货,含量够的,买一点样品,放在那个展厅,他们单位都是互相通的,我明知道这个价格高,为了应付上面来检查。

    药商说,目前各个药厂采购和检测都是由药厂自己的人来进行,药厂自买自查,药监部门只是对某些药品的一些样品进行抽检。一位药厂采购员给我们透露了采买的内部规则。

    药品采购商:像一般小厂啊,还都是私人的小厂,买质量差的药材就是老板授意的,我们原材料进来是自己检,出厂也是自己检,国家监管部门只是抽检。

  山药制成假元胡药渣回收重新用

    除了覆盆子和蔓荆子,在《本草纲目》记载中,有活血、利气和止痛功效的元胡,在一些药商手里根本就是加工过的假药。在亳州火车站后李村的一条小巷里,一户货商专门制作假冒的元胡,原料就是山药棱子。

    知情人:这种就是用山药棱子加工的,根本就不是元胡,完全假的。但是这个价格非常便宜,只有六块钱左右。

    记者还发现,一些药商还会从药厂回收已经提取过药效成分后的药渣, 作为药材销售。

    知情人:这个是直接从农民手上拿的元胡,正品,价格是五十来块钱。这种是药厂里面已经提取过了,基本上没有什么药性了,这种价格是二十块钱左右吧。所以说,这三种样品里,不是专业的人你根本看不出来的。

  造假隐蔽 手段翻新市场监管须加强

    者了解到,全国17个中药材专业市场负责人曾签署过“军令状”,全力组织开展中药材市场整治,可以说经过这几年,绝大多数流通领域的中药材还是好的,可以信赖的。但一些市场里掺假作假仍然存在,监管方式急需升级。

    记者在亳州暗访了五天,最直接的线索就是这一张记录着各大药商联系方式和药材经营品种的名单,在记者询问的十五家药商那里,近十种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的药材,基本上都有质量问题。

  中华中医药学会常务理事肖鲁伟:业内关键是监管,监管关键是处罚。这里还有个优质优价问题,优质优价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你价格低,那么大家就偷工减料。

    中药材不是普通商品和食品,源头监管不到位,应该事前监管的,变成了事后监管,劣质劣价的中药材一旦流入市场,不仅在中成药生产过程中无法更改,也将最终影响患者临床应用时的疗效和安全性。近两年各地通报的中药饮片问题不断,有大家熟知的连翘、板蓝根等等,出现问题的不乏一些知名药企。

    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监管的滞后,监管的盲区,监管的真空地带,我把它称为叫药品安全监管的失灵现象。药品安全监管体制应当是24小时全天候,360度全方位,跨市场、跨地域,跨部门、跨产业。

    刘俊海表示,除了监管,中药材的市场定价也应该改革,招标采购不能完全就低而取,要实现优质优价。从定价到监管,综合施策。

    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原来的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和原来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还有质检总局,现在都组建为一个统一的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了。如果说过去三架马车都存在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监管漏洞的话,应当说我们从机构设置上已经开始向统一监管、协同监管这样一种康庄大道去努力了。

    【相关新闻】

    国家药监局关于发布省级中药饮片炮制规范修订的技术指导原则的通告

[责任编辑:张梦凡]

[值班总编推荐] 40多万天价账单上的舆论味道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三次来到宁夏,对这件“小 ...

[值班总编推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